深沉的夜万籁俱寂,她却无法安睡。
  岂止!此时的她,正被一种大难临头的巨大恐惧深深地噬咬着,她头晕目眩、恶心欲吐,她心慌难受、四肢无力,她感觉自己就像汪洋大海里的一片叶,快被淹没了。
  快打电话求救吧,意识尚清中,她颤颤巍巍拿起了手机,万幸!求救的电话像夜空中的警报,很快“呜呜”鸣响在了120的办公室。
  大汗淋漓中,她断断续续报出了自己住址的门牌号码,最后说,她会把门打开等着。
  从床到门是四米,她想走过去,下了床她才感觉自己的两腿是飘着的。跌跌撞撞又艰难的前行,她扶着墙挪到了门口。门,终于被她打开了,想再次回到床上等待,身子却在离床一米的地方搁了浅。
  就坐地上等着吧。满头大汗中,她的坐姿慢慢倾斜,直至最后完全躺下。躺倒的她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她安慰自己,多亏平时就打包了住院的一切。
  救护车一路疾驰直奔急诊室。经过一番应急处理,她的情况明显好转了。在询问病史后,她向医生坦白了自己的“错误”,她说,自己原有高血压、心脏病,本该常年用药,近段时间相信了江湖洗脑人的忽悠,吃了他们推荐的保健品,自行断了药,这才……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她的情况渐趋平稳,这时,医生问起了她的家人儿女,她自然知道,自己病了,作为医生,肯定要要求儿女家人到场陪护的。医生说了,像她这样的情况,绝对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有这次这样的幸运!
  可一开始的她却神情怪异、以沉默回答了医生的问题。无奈之下,医生替她安排了护工,帮助安置了床位,并办妥了一应住院手续。
  天,慢慢亮了,她听到医生看病的办公室里出现了一段空白期,她的心里带着歉疚,医生原是为她好,她怎可以对医生这样无礼。可要是对医生说出孩子们的电话号码,她又怕节外生枝,她怕遭到孩子们的责难,她终究是不能在孩子们面前昂首挺胸的人呐。
  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了,她看到医生走进了她的病房,并且正向她的病床走来。这时候的她暗自叮嘱自己,医生好心救了自己,这次再不能瞒着不说了。矛盾的她,于犹豫中向医生报出了两串电话号码,与此同时,她吞吞吐吐提出了一个要求,让医生无论如何帮她掩饰关于停药的事,她请求医生,能不能撒个谎,就说她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才生病的。
  医生疑惑的眼神带着询问,她知道该和盘托出自己的苦衷。
  是的,她有一儿一女,前些年,她也曾去过千里外,从侍候儿媳的月子到带孙,三年的时间,事无巨细,操心费力,无怨无悔。转眼,孙子上了幼儿园,她的日子似乎可稍微闲淡些了,她也想过,从今以后,就跟着儿子一家朝朝日日在一起,不分离。却不想,之后有一天,儿媳突然和儿子大吵起来,说家里的一条金项链不见了,言语之中,大有剑指她为贼的意思。儿媳吵到最后,干脆道明了要她这个婆婆卷铺盖回家。悲愤难以中,她凄凄惶惶回了家,这时恰逢女儿刚刚生下二胎不久,于是,她擦掉眼泪,又带笑在女儿家谋了岗。
  在女儿家的日子相对要好受点,只是女儿那么忙,脾气自然急躁些,在一次夫妻对战后,女儿为了不再拖累高血压的老娘受累,做出了一个决定,让她回了家。
  回家后的她恢复了自由身,但她也一直牢记着儿女们的嘱咐:他们都很忙,无论是时间还是精力都很宝贵。他们要她自己当心身体,自己管好自己。
  说到这里,她的口气里满是苦涩,她说,我感觉自己就是个贼,在偷儿女的时间精力和前途。说到这里,她的表情充满了无助,她说,其实我买那些保健品也是为了让自己的病早点好起来,以后可以尽量不麻烦他们。
  在医生的过问下,第二天,她的儿女们次第到场了。女儿住得近,自然是第一个。但到来后的女儿却满是怨怼。当着满病房人的面,女儿的话毫不留情,甚至叫她无地自容。女儿说,叫你自己当心身体,好好吃药的,你怎么就这样?为了你,我今天只好请了假,我那么忙,要照顾两个孩子,要工作,如今你又这样,你叫我说你啥好?我哪里有时间呀!
  傍晚到达的儿子,说出的话更是怨气冲天,儿子说,你就一个简单的高血压,咋弄得这样复杂?我原本明天要出差的,现在好了,只好放下工作赶回来看你。你知不知道我忙啊?她自然知道,儿子作为大公司的业务主干,前程似锦也肯定忙、肯定累,可她也不是故意的呀。
  一对儿女发泄完了,她像个贼一样低下了头。
  这天早晨,医生查房的时候说了,再观察两天她可以出院了,但涉及到归属,她看到儿女们都面露难色沉默了。
  是的,他们都有自己的家要顾,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干,都有自己的生活,为了钱和途,他们得拼命。对于他们来说,时间、精力都是至宝,谁要是拿了它无疑为贼。即使她这个娘,做贼也是不行的。
  儿女们都忙自己的去了,三天后,她出院了,至于以后,七十岁的她终究无语了。
   (本文经编者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编者注)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你说:这辈子能遇到我很幸福,等你攒够了钱,年底我们就结婚,给我一个最好的婚礼,给我最好的生活。 我说:没有想到此生会遇到你,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上天真会眷...

一辆警车在一条笔直的马路上快速的行驶,两边的路灯把整个马路照得通亮,金睛目光呆滞地看着外面的路灯,那一个个路灯,默默地发着耀眼的光,每一个都像灯塔,似乎都唾手可及...

“太漂亮了,跟真的一样!”老公帮芸理顺前额上的刘海,发出轻轻赞叹。 镜子里,棕色的发波熠熠生光,顺着白皙的额角柔柔地瀑泻在肩上。芸抚摸着发梢,仰头冲老公嫣然一笑,“...

1964年,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那时,我们农村人口还很少,一个庄子,只有我和邻居生产队长家的二丫同年同岁。别误会,二丫不是女孩,是因为他上边有一个姐姐叫大丫,他...

出狱后,我一直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对师父的召唤视而不见。 最近,我们小区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案发地就在我家楼上。那房子的租客刚搬走不久,现在空着。 空房子怎么发现的死...

一 得知儿子的死讯,美岚感觉天要塌下来了,哭得死去活来。她哭着睡去,醒来时接着哭,发起了高烧。 那些天她迷迷糊糊的,间歇性幻视、梦呓、自言自语,老是说自己见到了儿子...

残阳如血,我呼出最后一口气儿,重重倒在地上。 “呼……呼呼……呼……”只有呼气儿没有进气儿,我知道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狗生,一条被主人宠爱到骨子里的狗完成了它应有的使...

二傻是我的发小,因长得呆头呆脑,见人总是憨厚地笑一笑算是打招呼,所以这二傻的小名就一股脑地叫了六十多年,而他挺文雅的大名,除了他的同班同学见面开玩笑时喊一嗓子外,...

你来看我,很高兴,因为我遇到知音了。 别笑我狼狈,树倒了,朋友都散了,你不嫌弃我,我很感激。 听说你又高升了,可喜可贺,我真替你高兴啊!什么?你说谢谢我?咱俩是好朋友...

1、妈妈包的粽子 端午回家,随便给妈妈几百块钱买料包粽子。 妈妈包了好多粽子,刚煮熟就捡了一大半往街上赶。 “又拿去送人了,能不能给我们多留点啊!”我不满道。 妈妈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