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急

李老头自打年轻时就有一个愿望,等到老了去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逛逛开开眼界。子女成家之后李老头也就日头偏西了,但他没有忘记自己的愿望,于是开始攒钱准备逛逛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
  年过六十,李老头终于觉得自己积攒了近二十年的积蓄可以让他出去开开眼界了,于是就携手老伴儿开始出行。
  老伴儿起初不同意,说李老头仨字不识出门怕找不到东西南北。李老头一笑,说就是出去开眼界,仨字不识也没事儿,鼻子下面是大路,到一个地方只要能打听到车站的走法儿就成,反正是逛逛,走到哪儿逛到哪儿。老伴儿觉得李老头说的有理儿,就跟着李老头一道儿出去开眼界了。
  先是到了一座城市,李老头和老伴儿开始眼花缭乱了,老两口仰头看着戳到云彩眼儿里的大楼,不禁感叹说:“乖乖,这搂真高,戳到天了,这是咋把砖头扔上去砌墙的哟!”
  老两口就这样仰头在这个城市转悠了老半天,竟然连一条街也没转到头,李老头得意地冲老伴儿一笑说:“出来开眼界了吧,守着咱们那个村子到死也看不到这么高的楼房,到死也看不到穿的花花绿绿的人,到死也看不到这样的景儿!”
  老伴也是一笑,算是赞同李老头的这个开眼界的行动计划。
  见老伴儿对自己这么一笑,李老头心里很幸福。但是,心里幸福归幸福,吃喝就得拉撒,上到达官贵人,下到草民乞丐,概莫能外。他有些难为情地向老伴说:“看景儿是看景了,老半天没瞅见哪有茅房,这裤裆里都滴答水了。”
  “我也没瞅见哪有茅房,都憋得小肚子疼了。”老伴听李老头这么说,也有些抱怨似的应了李老头一句话。
  “这事还不好张口向人打听。”李老头听了老伴儿的话,有些愧疚地叹了一声说,“我这就舍下老脸打听打听。”说完,他拦了一位路人,问哪里有茅房。
  “你说的是厕所吧!沿街哪有厕所啊,现在房价这么高,原来沿街的公共厕所都被他们拆了盖成楼房卖了。要是你想找厕所,沿街再向前走十里路就到郊区了,那里现在也没有厕所,不过郊区人少,找个僻静的地方就解决了。”路人似乎也有些不满。
  李老头一听还要向前走十里才能找到拉撒的地方,一下子觉得裤裆里滴答得更急了。自己尿裤当不要紧,老伴不能尿裤裆啊!他四周瞅了瞅,倒是路边的花花草草丛里显得背人一些,于是,他干脆陪着老伴去花花草草丛里去解决问题。
  老伴儿起初还觉得难为情,可这拉撒的事儿虽然是自己的事儿,可它不听自己使唤。老伴儿脱裤子刚蹲下来,一个戴着袖箍的家伙吆喝着就过来了。老伴儿一泡尿给吓得尿了一半就提起裤子站了起来。
  戴袖箍的家伙见是老太太花花草草里撒尿,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警告说再这样破坏绿化就罚款五十元。
  李老头和老伴儿听说在花花草草里撒尿是破坏绿化,还会被罚款五十元,一个人罚款五十元,两个人两泡尿就是一百块钱,赶上一头猪白养了小半年。
  “这咋整?没个地方拉撒。”老伴儿有些埋怨李老头了。
  李老头为没有想到逛逛中咋的解决拉撒问题感到愧疚,很尴尬地向老伴儿陪着笑脸说:“我再打听打听!”于是,他又拦住一位路人打听哪里有茅房。
  “周围还真没有厕所,我们上班下班都是先在家里和单位里解决了才上路,就怕半路上有这样的麻烦。不过,你们可以去旅馆,旅馆里每个房间都有洗手间,就是厕所,不过,你们不住下来人家也不会让你们进去啊。”这个路人向李老头提示了厕所。
  “住旅馆得多少钱啊?”李老头自己也给憋得十分着急了。
  “普通间七、八十。”路人告诉李老头。
  李老头在心里算计了一下,七、八十要比一百块钱合算,另外还可以住下来歇歇脚儿。于是,他领着老伴儿去找旅馆了。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依我看,咱们同学群里最热心的人要数乔亚。 好多年不见,谁把她拉进群的? 她一进来,群里的气氛就变了,变得严肃起来。每天都有爱心故事健康养生之类的帖子链接,还有各种励...

“我来应聘!”庭说。 “销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之前有过相关的经历吗?”招聘者问。 “有,我做过报纸。”庭说。 “不明白,做报纸和推销产品有什么关系?”招聘者问。 “...

瓦屋山深处,有座白云峰,山势奇险。 山上古木参天,飞瀑流泉。半山腰有座道观,不怎么大,就几间简陋的房屋,在当地很是有名。道观有一位姓方的道长,著灰色的道袍,形貌劲健...

明县一家敬老院里,伺候田大叔的服务员小李,手里拿着电话不停地、一遍遍地播着不同的三个电话号码。她焦急地在田大叔房间门外徘徊着。这三个电话打通了就是无人接听,这三个...

春夏交汇的晚上,暖风微微,星辰满天。市区繁华的吾悦广场上,华灯溢彩,热闹非凡,“夕阳红美姿乐展队”的众多老太大妈们,正在欢快的歌曲节奏中,跳着迷人的舞蹈…… 约一个...

下午离开的酒店在哪里呢?她竭力地回忆着。 可是,脑子里怎么也没能浮现出酒店的一点点印象,更别说店名了。 她心中焦虑不安,沿街四处寻找。老伴待在酒店里,多着急呀!同行的...

这天,世坚妈在做鞋垫,用糨子沾好的布料已经凉干了,她画好样子,用剪子剪下,就用缝纫机跑马似的砸。缝纫机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三儿子世坚站在旁边,两手插在兜里一副得意的...

我是一名基层派出所的干警,平时节假日工作特繁忙,尤其是清明节。我已经有七年没回家给祖宗扫墓了。但今年很特别,我强烈要求休假,去扫墓!即便去年我刚受到一个记过处分,...

小镇上,住着祖孙二人。小孙女叫娜,她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奶奶是她唯一的亲人。然而,老天似乎不肯放过她,一天深夜,房子起火了,奶奶在抢救她时被火烧死了。 大火迅速蔓延,...

迟到的“表白”(微型小说) H与L是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几年同窗,耳鬓厮磨,互相倾慕心仪。在他们各自的心目中,互为楷模,互为偶像。各自心中的“白马王子”与“白雪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