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农村刚落实责任制那些年的事。
  村里人为了有面条吃,就都在责任地里种植小麦。当然,我家也一样,父亲也种了一亩地小麦。春天一到,小麦就返青生长,长得绿油油的一片,人们心里都高兴地说:“我们今年有面条吃了。”
  可是不几天,人们接二连三就叹息起来:“坏了,有了这个赖皮,我们的麦子没有收了,吃不成面条了。”
  原来是村里的那个单身汉二癞子在做缺德事。
  二癞子是个单身汉,本名叫胡尖。三十四五岁,住在一间破瓦屋里。胡尖好吃懒做,不干农活,还最会刁蛮耍滑,一张嘴死活不饶人,人们就给他取名“二癞子”,后来连他本名都忘记了。
  二癞子往年靠生产队“五保”救济活命,如今责任制了,就断了生活来源。为了养活自己,他就喂养了两只大绵羊。二癞子养羊不割草,也不上山放牧,就任意让羊到别人庄稼地里去践踏,去吃禾苗。这不,一连好几家的麦苗都被二癞子的羊子啃得精光了。
  这天早晨,老秦拄着锄头就去二癞子门前,敲着他的木门板大声吼道:“二癞子,起来,你的羊子把我麦地践踏啃光了,你得赔我庄稼,不然我一家人吃什么?”
  二癞子一听,也不开门,就在里边答道:“啊!你说的好,就准你吃,不准我的羊子吃。我的羊子饿死你赔吗?”
  老秦一听这话简直太无理,就更加用力敲打二癞子的门板,不料二癞子的门板经不住敲,一下倒在地上。这是二癞子一步跃出。一把拉住老秦衣袖,大声叫喊:“你们看呀。老秦抢劫我呀,把我门板都打倒了……”。老秦纠缠不过,只好自认倒霉。
  老秦家的麦地啃光了,二癞子又把羊子放到朱大发地里,继续啃吃青油油的麦苗。
  朱大发找到二癞子理论:“二癞子,你真不叫人,为啥把羊子放进我的麦田?”
  二癞子大言不惭地回答:“我的羊子很能干,自己会找好东西吃,谁叫你的麦苗那么好呀?”
  一句话几乎把朱大发气死。“真是缺德加无赖!”朱大发心里骂道。
  被啃了麦苗的人斗不过二癞子,二癞子依旧把羊子放进麦地里。
  人们为了挽救麦苗,又看二癞子一点不思悔改,也就拿出绝门的办法来对付他。人们从集镇买来“三步倒”等毒药,把毒药拌在玉米粒里,撒在麦地里。“你龟儿的羊子再来啃麦苗,那就是自讨死亡。”
  二癞子打听到此事,就不敢把绵羊放进撒有玉米粒的麦地了。
  这一来,我父亲的麦地就遭殃了。因为父亲没有在麦地里撒毒药玉米。二癞子就大大方方地把羊赶了进来。
  一连几个早晨,父亲的麦地被羊子啃去一半了。母亲很着急,就对父亲说:“你快去买几包毒药来拌上。撒到麦地里去。”父亲笑笑,没有理睬。嘟噜道:“我看二癞子改不改再说。”
  二癞子依旧把羊子放进父亲的麦地,眼看青青的麦苗又被啃去一片。“老黄,你去买点毒药吧,不然你一家就没有面条吃了。”村里好多人劝说父亲。
  “二癞子是有点过分缺德了,我得管管他才行。”父亲终于开始行动了。
  不过,父亲没有到集镇去买毒药,他只是把自家的玉米粒拿来,点燃火放在锅里炒熟。邻居姚老三问:“你玉米粒不拌毒药撒到地里没有用,倒还浪费。”
  母亲也嘲笑父亲:“你呀,这样就是给二癞子的羊子增加营养。”父亲瞪了母亲一眼:“你懂啥?”接着父亲解释说:“二癞子家很穷,毒死他一只羊他就要损失上千元,那他怎么活呀?我撒点玉米粒,糊弄他一下就算了,只要他再不放羊下地就行,干嘛要害人家呀!”
  “那也不必把玉米粒炒熟呀?”母亲不解地问。
  父亲说:“生玉米粒羊子吃了肚子发胀,万一二癞子把羊子放进去,羊子吃了生玉米粒,得病了那他又得花钱去治疗了。”
  “亏你对他想得周到。”母亲嘟哝着父亲,“看你好心有好报没有?”
  父亲把炒熟的玉米粒撒在麦地里。
  开始那天二癞子有点害怕,没有让羊子进入父亲的麦地。
  可是二癞子很快打探到父亲的秘密。依旧隔三差五的让羊子进入父亲的麦地打“牙祭”,吃得肚子圆滚滚的,二癞子的羊子还捡了熟玉米粒吃,上膘也快。
  转眼小满季节到来。
  奇迹也就出现了。
  我家的麦地拔节长高,壮实实的一大片,结出的麦穗又大又饱满。原来别人家的麦苗太密,麦干细,加上撒进的生玉米又发芽长苗,太拥挤,抢占了麦苗的肥料,就结不出大麦穗。而父亲的麦子被羊子啃掉一些,反而变得稀疏了,加上撒的是炒熟的玉米粒,不发芽,还变成了肥料,所以长势特好,结得麦穗也粗大。
  别人都来向父亲请教麦穗长大的秘诀。父亲说:“做人要善良,不要有害人之心,我的麦子好就是老天给人,老天不会亏待我这善良人!”
  我听着,觉得父亲说的话很在理。于是我也学得善良起来。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依我看,咱们同学群里最热心的人要数乔亚。 好多年不见,谁把她拉进群的? 她一进来,群里的气氛就变了,变得严肃起来。每天都有爱心故事健康养生之类的帖子链接,还有各种励...

“我来应聘!”庭说。 “销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之前有过相关的经历吗?”招聘者问。 “有,我做过报纸。”庭说。 “不明白,做报纸和推销产品有什么关系?”招聘者问。 “...

瓦屋山深处,有座白云峰,山势奇险。 山上古木参天,飞瀑流泉。半山腰有座道观,不怎么大,就几间简陋的房屋,在当地很是有名。道观有一位姓方的道长,著灰色的道袍,形貌劲健...

明县一家敬老院里,伺候田大叔的服务员小李,手里拿着电话不停地、一遍遍地播着不同的三个电话号码。她焦急地在田大叔房间门外徘徊着。这三个电话打通了就是无人接听,这三个...

春夏交汇的晚上,暖风微微,星辰满天。市区繁华的吾悦广场上,华灯溢彩,热闹非凡,“夕阳红美姿乐展队”的众多老太大妈们,正在欢快的歌曲节奏中,跳着迷人的舞蹈…… 约一个...

下午离开的酒店在哪里呢?她竭力地回忆着。 可是,脑子里怎么也没能浮现出酒店的一点点印象,更别说店名了。 她心中焦虑不安,沿街四处寻找。老伴待在酒店里,多着急呀!同行的...

这天,世坚妈在做鞋垫,用糨子沾好的布料已经凉干了,她画好样子,用剪子剪下,就用缝纫机跑马似的砸。缝纫机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三儿子世坚站在旁边,两手插在兜里一副得意的...

我是一名基层派出所的干警,平时节假日工作特繁忙,尤其是清明节。我已经有七年没回家给祖宗扫墓了。但今年很特别,我强烈要求休假,去扫墓!即便去年我刚受到一个记过处分,...

小镇上,住着祖孙二人。小孙女叫娜,她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奶奶是她唯一的亲人。然而,老天似乎不肯放过她,一天深夜,房子起火了,奶奶在抢救她时被火烧死了。 大火迅速蔓延,...

迟到的“表白”(微型小说) H与L是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几年同窗,耳鬓厮磨,互相倾慕心仪。在他们各自的心目中,互为楷模,互为偶像。各自心中的“白马王子”与“白雪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