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现场
  
   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里,一场婚礼已经过半。新郎伟岸俊朗,风度翩翩。新娘花容月貌,羞涩缠绵。只听婚礼主持人高调宣布:为了感谢百忙中到场参加婚礼的所有来宾,新郎的父亲,绿色庄园的高董事长,已经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要和大家讲几句,大家欢迎。
   掌声响起。高董事长伴着掌声阔步上前。
   主持人递过话筒,做了个请的手势。高董事长清了清嗓子,没有发声,而是忙上忙下地翻找自己衣服口袋里的东西。
   主持人点头示意:高董事长你可以讲话了。
   高董事长又清了清嗓子,仍没有发声。
   又一阵掌声。
   这时,坐在台前两侧高董事长绿色庄园的下属和同事们更是一边鼓掌,一边呐喊着加油。
   主持人着急了,小声催促道:高董事长快点,你怎么不说话呢?
   高董事长低语道:小玲秘书给我写的稿子,我换衣服的时候可能换掉了,现在身上哪都没有。你要知道,平时大会小会,有啥事,都是小玲秘书帮我写稿子,不然我发挥不了。
   主持人:那你就简单说几句得了。
   高董事长微微一笑:朋友们,来宾们。春风送暖柳叶绿,亲朋好友来相聚。在这美好的春光里,我家大宝喜子与香子结婚了。在未来的人生旅途中,我由衷地希望他们两个年青人,从此,百年合好——
   主持人:百年好合。
   高董事长:百年好合,插翅高飞——
   主持人:比翼双飞。
   高董事长:比翼双飞,孝敬他们的父母——
   主持人:孝敬双方父母。
   高董事长:孝敬双方父母,早点抱孙子——
   主持人:早生贵子。
   高董事长:对,早生贵——子!
   讲到这,高董事长脸红了,有点拌嘴,不好意思地向大家解释道:我这是第一次在儿子婚礼上讲话,望大家谅解,下次绝对不会这样。
   亲家亲家母一听这话有点不对劲,生气地转过脸去。
   高夫人在底下也是气得火冒三丈,手指着高董事长恶狠狠地:你说啥呢,会说话不?还董事长呢,这些年你是白混了,懒得一点出息都没有,掉链子不?
   高董事长也意识到,有些失言,忙圆场说:我是说,下次我家二宝结婚的时候,我就不会嘴这么笨了。
   高夫人:二宝结什么婚,它不就是咱家的一条小宠物狗吗。我算看透了,没有小玲秘书你一天都活不了,赶明你跟小玲秘书过去吧,甭回家了!
   高董事长:过咋的,明天我就找小玲过去,天天和她过!
   可高董事长话音未落,不知哪飞来一脚,把他踢了个满地找牙。当他回过头一看,主持人正握着话筒对他指指点点地斥责着:啊?我说嘛,我一直怀疑你俩有事,看来是真有事呀,告诉你说吧,你那个小玲秘书,她可是我媳妇!
  
   老鬼
  
   地产公司的霍总——妻子称老鬼,神志刚有一点反应,就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闭眼闭合,东张西望地撕喊着:“服务员,服务员,快过来上酒。”
   妻子胡琴,见这情景,气不打一处来,紧忙拿起老鬼刚被人抬进屋时给他晾的茶水,递过去:“给,酒来了,喝吧。”
   “嗯呀,不行,这次我不能这样喝了,我要你陪我喝——陪我……”霍总低垂着头,脑袋像灌了铅,手却拉着妻子胡琴的手不放。“来,你必须坐我怀里,你抿一口,我抿一口,这样喝才有味儿。”
   妻子胡琴心想:这个老鬼,怎么一肚子花花肠子,平时耳根总是有姐妹们提醒,还真没见过他在外面咋的,不行,我今儿个非得见识见识,看他这个老鬼到底,能整出啥幺蛾子?
   妻子胡琴,假装忸怩地:“哎呀,不行吧,我说大哥,这要是让你家嫂子知道,我怎么受得了,她不得挠我,扒我的皮呀。”
   “他敢?那样的话,我削不死她,你我这又不是头一回了,怕啥?来吧啊,我的乖乖……”
   “好,来,喝——喝你个姥姥!”妻子胡琴,控制不住心头的怒火,将一辈子的茶水,使劲地泼在霍总的脸上。
   “啊?你——你这是……”胡总,一下子,好像从醉梦中清醒过来。
   妻子胡琴,气炸了肺,手指眼红地训斥道:“我告诉你老鬼,你就作吧,这个家,今后,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你自己掂量办吧,我回娘家了。”
   房门“咣当”一声,妻子走进了夜色里。
   屋子里瞬间冷清,霍总也傻傻的不知如何是好。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依我看,咱们同学群里最热心的人要数乔亚。 好多年不见,谁把她拉进群的? 她一进来,群里的气氛就变了,变得严肃起来。每天都有爱心故事健康养生之类的帖子链接,还有各种励...

“我来应聘!”庭说。 “销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之前有过相关的经历吗?”招聘者问。 “有,我做过报纸。”庭说。 “不明白,做报纸和推销产品有什么关系?”招聘者问。 “...

瓦屋山深处,有座白云峰,山势奇险。 山上古木参天,飞瀑流泉。半山腰有座道观,不怎么大,就几间简陋的房屋,在当地很是有名。道观有一位姓方的道长,著灰色的道袍,形貌劲健...

明县一家敬老院里,伺候田大叔的服务员小李,手里拿着电话不停地、一遍遍地播着不同的三个电话号码。她焦急地在田大叔房间门外徘徊着。这三个电话打通了就是无人接听,这三个...

春夏交汇的晚上,暖风微微,星辰满天。市区繁华的吾悦广场上,华灯溢彩,热闹非凡,“夕阳红美姿乐展队”的众多老太大妈们,正在欢快的歌曲节奏中,跳着迷人的舞蹈…… 约一个...

下午离开的酒店在哪里呢?她竭力地回忆着。 可是,脑子里怎么也没能浮现出酒店的一点点印象,更别说店名了。 她心中焦虑不安,沿街四处寻找。老伴待在酒店里,多着急呀!同行的...

这天,世坚妈在做鞋垫,用糨子沾好的布料已经凉干了,她画好样子,用剪子剪下,就用缝纫机跑马似的砸。缝纫机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三儿子世坚站在旁边,两手插在兜里一副得意的...

我是一名基层派出所的干警,平时节假日工作特繁忙,尤其是清明节。我已经有七年没回家给祖宗扫墓了。但今年很特别,我强烈要求休假,去扫墓!即便去年我刚受到一个记过处分,...

小镇上,住着祖孙二人。小孙女叫娜,她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奶奶是她唯一的亲人。然而,老天似乎不肯放过她,一天深夜,房子起火了,奶奶在抢救她时被火烧死了。 大火迅速蔓延,...

迟到的“表白”(微型小说) H与L是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几年同窗,耳鬓厮磨,互相倾慕心仪。在他们各自的心目中,互为楷模,互为偶像。各自心中的“白马王子”与“白雪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