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桃叫我姐,其实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是因为他——前夫的存在。
  坦率地说,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往事如风,生活如麻。在我眼里,他这个人啊,要能力没能力,要激情没激情,像吊在藤蔓上的呆瓜……
  唉,我是越看越看不顺眼,离开他才能解脱。
  我们离婚后,他娶了她,带给我看。
  她叫“小桃”,在私企做文员,比我小五岁,相貌平平,给他生了一个儿子。我没有心生嫉恨,反而觉得只有傻女人才会嫁给他。
  小桃第一次叫我“姐”的时候,我很不自在,象征性地笑了笑,没有应答。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圈子,加上这种特殊关系,没有必要走得太近吧。
  可是她把我这个“姐”越叫越亲热,隔三差五拎着土特产上门看我,跟我唠叨家长里短,逢年过节带孩子来拜年,姨妈长姨妈短,搞得左邻右舍都以为我们是一对好姐妹。
  时隔不久,小桃突然打电话来,嚎啕大哭,好像天要塌下来了。
  原来他被检查出结肠癌!
  小桃说父母都不在身边,弟弟又小,只能找我讨主意想办法,问我怎么办?
  我吃了一惊,立刻私心作怪,暗暗庆幸这事没有让我摊上。
  看在小桃叫“姐姐”的情分上,我一边安慰她面对现实相信医学做好长远打算,一边帮忙联系转到省里的大医院治疗。
  我知道,手术之后要化疗放疗,康复过程漫长难熬,对病人和家属都是考验。我寻思,他们结婚还不到五年,加上孩子年幼,家庭经济基础薄弱,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小桃能撑得住吗?
  果真,那段时间小桃变了。
  她每天早出晚归,除了上班接送孩子上幼儿园,还要上菜市场跑医院,忙得跟陀螺似的,人都瘦了一圈。
  后来,她又学会了开车,学会护理卧床病人,学会熬营养粥水,还学会跟各种人打交道托关系为夫寻医找药……
  两年后,听医生说,他可以停药了,身体恢复得跟正常人差不多,只要定期去医院复查几项指标就行了。
  我问小桃,你用什么法子让他好得这么快?她说带我去看一个地方就知道了。语气有些神秘。
  那天,小桃开车来接我,告诉我一些情况,他动手术以后身体虚弱,听说灵芝能提高人体免疫力,她把灵芝碾成粉末,一日三餐给他开小灶熬鸡汤喝,跟女人坐月子一样精心伺候。
  我说,女人坐月子三十天,你照顾他将近一千天,是怎么做到的?
  小桃面带羞涩,笑而不语。
  车往市郊方向开,在一块坡地上停住,远远闻到一股腥臭味。
  小桃拉开一道简易栅栏,前面有一个用土砖垒砌盖着纤维雨布的棚子。你看,那是我的养鸡场!
  养鸡场?
  对呀,这块山地是老乡免费提供的,我雇人养了一百多只土鸡。饲料都是麦麸谷糠玉米豆饼和虫子,没有添加剂,没有污染。我每个星期开车过来把蛋和鸡带回家做给他吃。
  走近棚子,留神一看,树底下草丛里散养的黄脚鸡“咕咕咕”钻来钻去在觅食,大的约三斤多,小的也有半斤左右。
  小桃逮住一只母鸡,用草绳麻利地绑住鸡脚,塞进蛇皮编织袋。
  我想帮她捉鸡,刚伸手,鸡就飞跑了,试了几次都失败了,只拽下来几根鸡毛。
  从养鸡场回来的路上,小桃滔滔不绝说起自己的打算,准备在养鸡场旁边再开几块地种菜,让他吃上放心菜,把身体养得棒棒的。
  我问她:你是不是还想开农场,把家都搬到郊外来?
  姐,我真有这样的想法,可是我没有钱开农场。不过,等儿子长大了,我可以带他回老家乡下去住,那里有山有水环境好,空气新鲜,很适合他。
  我不解地问,你干嘛对他这么好?
  小桃的脸红到了耳根。我也说不清楚。只要他活着就好,这个家就完整了。姐,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唔——我的舌头打了结,说不出话来。这时,远山已经被抛在脑后,前面的路越来越宽,小桃把车开得稳稳当当。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依我看,咱们同学群里最热心的人要数乔亚。 好多年不见,谁把她拉进群的? 她一进来,群里的气氛就变了,变得严肃起来。每天都有爱心故事健康养生之类的帖子链接,还有各种励...

“我来应聘!”庭说。 “销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之前有过相关的经历吗?”招聘者问。 “有,我做过报纸。”庭说。 “不明白,做报纸和推销产品有什么关系?”招聘者问。 “...

瓦屋山深处,有座白云峰,山势奇险。 山上古木参天,飞瀑流泉。半山腰有座道观,不怎么大,就几间简陋的房屋,在当地很是有名。道观有一位姓方的道长,著灰色的道袍,形貌劲健...

明县一家敬老院里,伺候田大叔的服务员小李,手里拿着电话不停地、一遍遍地播着不同的三个电话号码。她焦急地在田大叔房间门外徘徊着。这三个电话打通了就是无人接听,这三个...

春夏交汇的晚上,暖风微微,星辰满天。市区繁华的吾悦广场上,华灯溢彩,热闹非凡,“夕阳红美姿乐展队”的众多老太大妈们,正在欢快的歌曲节奏中,跳着迷人的舞蹈…… 约一个...

下午离开的酒店在哪里呢?她竭力地回忆着。 可是,脑子里怎么也没能浮现出酒店的一点点印象,更别说店名了。 她心中焦虑不安,沿街四处寻找。老伴待在酒店里,多着急呀!同行的...

这天,世坚妈在做鞋垫,用糨子沾好的布料已经凉干了,她画好样子,用剪子剪下,就用缝纫机跑马似的砸。缝纫机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三儿子世坚站在旁边,两手插在兜里一副得意的...

我是一名基层派出所的干警,平时节假日工作特繁忙,尤其是清明节。我已经有七年没回家给祖宗扫墓了。但今年很特别,我强烈要求休假,去扫墓!即便去年我刚受到一个记过处分,...

小镇上,住着祖孙二人。小孙女叫娜,她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奶奶是她唯一的亲人。然而,老天似乎不肯放过她,一天深夜,房子起火了,奶奶在抢救她时被火烧死了。 大火迅速蔓延,...

迟到的“表白”(微型小说) H与L是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几年同窗,耳鬓厮磨,互相倾慕心仪。在他们各自的心目中,互为楷模,互为偶像。各自心中的“白马王子”与“白雪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