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时分,外面起了黄毛风。天气预报说,今晚将有特大沙尘暴。
  “这鬼天气,一到春天就刮个不停。”女人一边关窗户,一边看看躺在床上的男人。
  男人皱着眉头,正一脸凝重盯着手机。
  “看啥呢,这么严肃。”女人扭着腰肢走过来,一件粉色的睡衣裹着妖娆的身体。
  “要开始整顿了,以后不要太张扬。”男人摸了把女人,把她的吊带往上提了提。
  女人就势倒在男人怀里:“怕啥?雷声大雨点小,还不就是走走形式。这么多年又不是没见过。”
  “这回恐怕要动真格的了。”男人叹一口气,悻悻地关了灯。
  风“呼呼”刮着,外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动静。
  屋内,响起女人均匀的呼吸声,男人却翻过来翻过去,像烙在锅帮上的饼。
  二十年前,男人还是个山里娃,每日里弓着虾米一样的身体,跟在爹后面种山腰处开出来的那几亩地。
  那几亩地,是他们全家的命根子。下种后,爹总是瞪着浑浊的眼睛开始盼望一场雨。
  雨迟迟不来,爹急得上了火,一阵眩晕后倒在了那片地里。
  葬了爹,他整理好行囊打算到山外闯一闯。这时传来一个爆炸性新闻,这个穷得连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竟然挖出了煤。
  男人头脑灵活,开始领着村民挖煤。一车车煤被送出去,一叠叠钞票进了村民的腰包。
  靠着地底下的这些财富,灰头土脸的村民,终于开始扬眉吐气。山上的路越修越宽,路上的车越来越多。男人承包了好几个山头,成了当地有名的煤老板。
  换车,换房,换老婆,短短几年,男人实现了人生的三级跳。
  若不是那场大雨,或许男人会一直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
  男人清楚地记得,那场大雨下了三天三夜,村子周围的山坡出现了好几处塌陷。大大小小的黑洞,像一张张贪婪的大口,朝天敞开。
  过度的开采导致植被的破坏,造成地面的沉降,恐会引起沙尘暴。有关部门调查后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不让继续开采,这不是断了大家的财路吗?尝到甜头的村民们慌了,开村委会的时候,大家将目光齐刷刷聚焦在男人身上。
  放心,我来搞定。男人不动声色地说。彼时,男人已是当地有名的致富带头人,出席过大大小小的会议,三教九流的朋友一大片。有钱能使鬼推磨,男人深谙此道。
  寂静了两天的矿山重新热闹起来,村民们脸上又荡漾起笑容,纷纷夸男人有本事。
  只是,没出两天,娘突然来了电话。说是他爹的坟地也塌陷了下去。
  坟地出问题,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那一刻,他突然恐慌起来。
  一面是满目疮痍的大山,一面是建起别墅的新村。站在山顶,男人眉头紧锁,犀利的山风,将他的眼睛刮得生疼。他不知道,这二十年的刨闹,究竟是对是错?
  该来的终究要来。黑暗中,男人喃喃自语。
  风越刮越大,如一头咆哮的狮子。微小的沙砬被风卷起,一遍遍敲击在玻璃上,“当当”直响。屋内,弥漫着一股浓重的尘土气息,男人不觉咳嗽起来。
  天气预报说,这是近二十年来最强的沙尘暴。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依我看,咱们同学群里最热心的人要数乔亚。 好多年不见,谁把她拉进群的? 她一进来,群里的气氛就变了,变得严肃起来。每天都有爱心故事健康养生之类的帖子链接,还有各种励...

“我来应聘!”庭说。 “销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之前有过相关的经历吗?”招聘者问。 “有,我做过报纸。”庭说。 “不明白,做报纸和推销产品有什么关系?”招聘者问。 “...

瓦屋山深处,有座白云峰,山势奇险。 山上古木参天,飞瀑流泉。半山腰有座道观,不怎么大,就几间简陋的房屋,在当地很是有名。道观有一位姓方的道长,著灰色的道袍,形貌劲健...

明县一家敬老院里,伺候田大叔的服务员小李,手里拿着电话不停地、一遍遍地播着不同的三个电话号码。她焦急地在田大叔房间门外徘徊着。这三个电话打通了就是无人接听,这三个...

春夏交汇的晚上,暖风微微,星辰满天。市区繁华的吾悦广场上,华灯溢彩,热闹非凡,“夕阳红美姿乐展队”的众多老太大妈们,正在欢快的歌曲节奏中,跳着迷人的舞蹈…… 约一个...

下午离开的酒店在哪里呢?她竭力地回忆着。 可是,脑子里怎么也没能浮现出酒店的一点点印象,更别说店名了。 她心中焦虑不安,沿街四处寻找。老伴待在酒店里,多着急呀!同行的...

这天,世坚妈在做鞋垫,用糨子沾好的布料已经凉干了,她画好样子,用剪子剪下,就用缝纫机跑马似的砸。缝纫机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三儿子世坚站在旁边,两手插在兜里一副得意的...

我是一名基层派出所的干警,平时节假日工作特繁忙,尤其是清明节。我已经有七年没回家给祖宗扫墓了。但今年很特别,我强烈要求休假,去扫墓!即便去年我刚受到一个记过处分,...

小镇上,住着祖孙二人。小孙女叫娜,她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奶奶是她唯一的亲人。然而,老天似乎不肯放过她,一天深夜,房子起火了,奶奶在抢救她时被火烧死了。 大火迅速蔓延,...

迟到的“表白”(微型小说) H与L是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几年同窗,耳鬓厮磨,互相倾慕心仪。在他们各自的心目中,互为楷模,互为偶像。各自心中的“白马王子”与“白雪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