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汉没有别的嗜好,就是特别喜欢抽烟,每天烟不离嘴,嘴不离烟,一支接着一支……
  有多事之人给他起了一个名符其实的绰号:大烟枪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了,每天走路颤颤巍巍,气喘吁吁,时而还咳嗽不止,可就是不戒烟。
  老婆孩子想让他把烟戒掉,或者少抽点儿也行啊。可他眼睛一瞪,就是不听!家里的人都害怕他,他一贯脾气暴躁,一手遮天,蛮不讲理,谁都拿他没办法。
  他有自己的一套说辞,身体不好并不是抽烟引起的。再说抽烟的好处多了去,你们还不知道吧?毛主席和邓小平香烟抽了多少年,谁敢说半个不字呢!有些人啊,依我看就是吃饱了撑的慌,整天就会多管闲事、无事生非,胡说八道!我每天坚持走路锻炼身体,出去溜达溜达,不也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嘛?”
  也有人赞同他的观点。
  王老汉与众不同,别人抽完了烟随手就把烟屁股扔了,可他却舍不得扔,每支烟只抽几口就掐灭,然后夹在耳朵上,留着下次再抽。按他的话说,这就是勤俭节约……
  有明眼人一语道破了天机:“真是个抠门货啊,一看就知道会过日子,抠屁眼子嗦指头……”
  一天下午,他叼着烟进了超市,进门前把烟掐灭夹在耳朵上,然后在超市里溜达着挑东拣西……
  “大叔,你的头发冒烟了!”超市里的工作人员朝着他呼喊着。
  惊叫声吸引了众人的眼球,而王老汉却浑然不知。
  工作人员跑过来拽了他一把,惊呼道:“大叔,你的耳朵不好使吗?你的头发冒烟了!”
  王老汉这才清醒了过来,急忙用手去拨拉头发,谁知火星子又抖落到了脖子里,直把王老汉烫得一阵阵鬼叫!
  有人认识他,呵呵笑道:“原来是大烟鬼啊,这个倔老汉,这回可惨了,活该!”
  王老汉灰溜溜地回了家,低着头一声不吭,好像霜打过的茄子。
  老婆子瞧见了好奇地问:“老头子回来了,到那个地方闲逛去了?”
  他没有回声,慌忙把衣服脱了下来,用湿毛巾擦拭脖颈后面烫伤的地方。
  老婆子看见他没吱声,赶紧上前一探究竟,但见他的脖子上红了一片,急忙用手去抚摸,王老汉却不让她看见,自己简单洗洗就躺下了……
  他只能如此,再说也不好意思解释清楚,犹如一个闷葫芦,自己生着自己的气。
  晚上,儿子回家了,进门就喊:“爸爸、爸爸,你没事吧!今天下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老妈过来问儿子怎么回事,儿子笑着说:“没什么大事,只是听人说老爸不小心烫着自己了,闹了个笑话而已。”
  他对着娘的耳朵把前因后果叙述了一遍……随后,娘两个仰天哈哈大笑……
  王老汉听到了老伴和儿子的嘲笑声,就起床招呼儿子进里屋。他一脸无辜的样子,让儿子和老伴都感觉好笑极了。谈话间,发现父亲的语气和态度与从前大不相同。
  母亲跟儿子商量,计划明天把王老汉送到医院里去看看伤,最好再做个全身检查,以防不测。第二天,王老汉被儿子和老伴好言相劝、连推带搡地去了医院。不料,竟然查出了个惊天的大事情:王老汉患有肺癌,而且还是晚期!
  走在回家的路上,老伴和儿子各怀鬼胎,脸色青一块紫一块。他俩提前悄悄商量好了,计划把这个坏消息压下来,暂时不告诉他……
  王老汉变了一个人似的,悠然自得地走在前面,好像挺得意。
  后来,王老汉被送进医院接受治疗。王老汉盯着前来为他治病的医生问:“大夫,我怎么了,咱这身体不是好好的嘛,干吗还要打针吃药呢?”
  医生和颜悦色道:“老爷子,既然要给你打针吃药,那就有一定的道理!你瞅瞅你多幸福啊,老伴和儿子都陪护在你左右,要乖乖听话啊,不要乱动,先抽血化验一下……”
  王老汉后来还是探听到了实情,得知了自己的病情……
  第二天早上,医生去查房时,却不见了王老汉。一家子人急忙四处去寻找,结果在街头碰上了他,他依然没事人似的,嘴上照旧叼着香烟。那神态好像在说,什么肺癌晚期,压根就与自己无关……
  老伴和儿子去抓他的胳膊,他一甩手吼道:“滚到一边去!谁说俺得了癌症,还晚期呢,活见鬼了吧?盼着俺早死是不是?瞅瞅,咱的身体多带劲啊,你们瞧瞧……”他挥舞着自己的拳头,吐了一口香烟撇嘴道,“还癌症晚期呢,不让俺抽烟!去他娘的,傻子才相信那些鬼话!就抽咋地啦,抽死了我自己愿意,你们谁管的着呢!”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依我看,咱们同学群里最热心的人要数乔亚。 好多年不见,谁把她拉进群的? 她一进来,群里的气氛就变了,变得严肃起来。每天都有爱心故事健康养生之类的帖子链接,还有各种励...

“我来应聘!”庭说。 “销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之前有过相关的经历吗?”招聘者问。 “有,我做过报纸。”庭说。 “不明白,做报纸和推销产品有什么关系?”招聘者问。 “...

瓦屋山深处,有座白云峰,山势奇险。 山上古木参天,飞瀑流泉。半山腰有座道观,不怎么大,就几间简陋的房屋,在当地很是有名。道观有一位姓方的道长,著灰色的道袍,形貌劲健...

明县一家敬老院里,伺候田大叔的服务员小李,手里拿着电话不停地、一遍遍地播着不同的三个电话号码。她焦急地在田大叔房间门外徘徊着。这三个电话打通了就是无人接听,这三个...

春夏交汇的晚上,暖风微微,星辰满天。市区繁华的吾悦广场上,华灯溢彩,热闹非凡,“夕阳红美姿乐展队”的众多老太大妈们,正在欢快的歌曲节奏中,跳着迷人的舞蹈…… 约一个...

下午离开的酒店在哪里呢?她竭力地回忆着。 可是,脑子里怎么也没能浮现出酒店的一点点印象,更别说店名了。 她心中焦虑不安,沿街四处寻找。老伴待在酒店里,多着急呀!同行的...

这天,世坚妈在做鞋垫,用糨子沾好的布料已经凉干了,她画好样子,用剪子剪下,就用缝纫机跑马似的砸。缝纫机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三儿子世坚站在旁边,两手插在兜里一副得意的...

我是一名基层派出所的干警,平时节假日工作特繁忙,尤其是清明节。我已经有七年没回家给祖宗扫墓了。但今年很特别,我强烈要求休假,去扫墓!即便去年我刚受到一个记过处分,...

小镇上,住着祖孙二人。小孙女叫娜,她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奶奶是她唯一的亲人。然而,老天似乎不肯放过她,一天深夜,房子起火了,奶奶在抢救她时被火烧死了。 大火迅速蔓延,...

迟到的“表白”(微型小说) H与L是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几年同窗,耳鬓厮磨,互相倾慕心仪。在他们各自的心目中,互为楷模,互为偶像。各自心中的“白马王子”与“白雪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