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通往纺织厂的小路是妞妞每天必经之路,小路路窄而长,两旁长满高大的白桦树,风一吹,树叶沙沙响。特别是冬天,晚上过了七点钟,这条路漆黑一片,完全靠电动车的光行驶,有月亮的时候更吓人,白杨树在月夜的笼罩下,仿佛一个个耸立的巨人,不时扭动身姿,弄不清是人还是树。妞妞最怕下夜班时走这条路,现在这世道不是怕鬼,每次经过心里总是毛毛的。
  父母也劝过她,让她换一份不上夜班的工作,但是妞妞不肯。这是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辛苦打拼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从一名纺织女工做到质检部长。
  一天,下夜班后,妞妞惊喜地发现,路段中间搭了一个亮着灯的小屋。屋外的门灯也亮着,灯亮着可以将这条路照一半。恐惧也减少了许多。但是这兴奋是瞬间的,当她快要接近小屋时,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万一屋里的人是……….万一等我走到小屋时,门突然开了怎么办?万一……..她的脑海里冒出许多电影情节。而多年前发生在白桦林里的那桩惨案常在脑海浮现。这时候,她倒觉得白杨树林不可怕了,那扇门倒成了她心里的影子。她咬紧牙关,深呼吸,将电动车油门拉到底,睁大眼睛盯着小屋的门,冲了过去。
  一天,两天……一年过去了。妞妞安全地从小屋经过,小屋的灯晚上依然亮堂堂的,门却始终没有开过,妞妞几次想去看看屋里住没住人,住的啥人,但她白天没时间,晚上又没胆。每次经过时不是盯着树林看,而是盯着小屋的门看,随时做好门开加油门的准备。每次妞妞都是心惊胆战地经过这条小路,经过这个木房子前,她也曾想过放弃这份工作,但她相安无事的一年过去了。
  这天,妞妞提前半小时去厂里准备开会的资料。当她经过小屋时,看到村长打开小屋的门,拉开屋内的灯,又关上小屋的门。她心里一惊,原来小屋是村长盖的,灯是村长留的,而小屋里却一直没人住?为了弄明真相,妞妞喊住了村长。感谢他多年来为自己亮着小屋的灯。
  村长听完妞妞的话,摇摇头说,灯不是他要开的,而是有人关照他这么做的。他告诉妞妞,这里原来住着村里孤寡老人周伯,他以前住在村中间,突然有一天他找到村长说,这个地段需要有人值班,因为白桦树长的恐怖。村长明白老人的意思,这条路以前出过事故,他不想让悲剧重演,答应了老人的请求,在这里盖了间小屋子,老人住进来后晚上的灯从来没熄过,他是想让那些路人知道别怕,这里有他。
  后来他生病了,村长带他到医院看病,医生说他的病最多不过三个月,必须住院治疗,可是他怎么也不答应,他说他不放心那个下夜班的女孩,他要为她留一盏灯。村长说,他去给老人每晚开灯,老人却固执地说要回家休养,不想让村里多花钱,他岁数大了,这个病他心里有数,保持好的心态就行,老人又活了两年多。前不久他因病去世了,弥留之际拜托村长,无论哪天晚上,小屋的灯必须亮着,因为有个下夜班的女孩要经过,妞妞听完村长的话眼眶湿润了。
  多年后,妞妞升为厂里副厂长。她出资将这条路修成宽大的水泥路,白桦树也被砍伐了一些,她在路上装了路灯。但小屋还在,屋内的灯依旧每晚亮着。
恩塔文学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我们会帮您宣传推荐。

相关文章

依我看,咱们同学群里最热心的人要数乔亚。 好多年不见,谁把她拉进群的? 她一进来,群里的气氛就变了,变得严肃起来。每天都有爱心故事健康养生之类的帖子链接,还有各种励...

“我来应聘!”庭说。 “销售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之前有过相关的经历吗?”招聘者问。 “有,我做过报纸。”庭说。 “不明白,做报纸和推销产品有什么关系?”招聘者问。 “...

瓦屋山深处,有座白云峰,山势奇险。 山上古木参天,飞瀑流泉。半山腰有座道观,不怎么大,就几间简陋的房屋,在当地很是有名。道观有一位姓方的道长,著灰色的道袍,形貌劲健...

明县一家敬老院里,伺候田大叔的服务员小李,手里拿着电话不停地、一遍遍地播着不同的三个电话号码。她焦急地在田大叔房间门外徘徊着。这三个电话打通了就是无人接听,这三个...

春夏交汇的晚上,暖风微微,星辰满天。市区繁华的吾悦广场上,华灯溢彩,热闹非凡,“夕阳红美姿乐展队”的众多老太大妈们,正在欢快的歌曲节奏中,跳着迷人的舞蹈…… 约一个...

下午离开的酒店在哪里呢?她竭力地回忆着。 可是,脑子里怎么也没能浮现出酒店的一点点印象,更别说店名了。 她心中焦虑不安,沿街四处寻找。老伴待在酒店里,多着急呀!同行的...

这天,世坚妈在做鞋垫,用糨子沾好的布料已经凉干了,她画好样子,用剪子剪下,就用缝纫机跑马似的砸。缝纫机发出哒哒哒的声响。 三儿子世坚站在旁边,两手插在兜里一副得意的...

我是一名基层派出所的干警,平时节假日工作特繁忙,尤其是清明节。我已经有七年没回家给祖宗扫墓了。但今年很特别,我强烈要求休假,去扫墓!即便去年我刚受到一个记过处分,...

小镇上,住着祖孙二人。小孙女叫娜,她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奶奶是她唯一的亲人。然而,老天似乎不肯放过她,一天深夜,房子起火了,奶奶在抢救她时被火烧死了。 大火迅速蔓延,...

迟到的“表白”(微型小说) H与L是大学时期的同班同学。几年同窗,耳鬓厮磨,互相倾慕心仪。在他们各自的心目中,互为楷模,互为偶像。各自心中的“白马王子”与“白雪公主”...